主页 > C省生活 >星巴克很好,但请不要「星巴克」我们 >

星巴克很好,但请不要「星巴克」我们

来源: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太阳神申博官网     2020-07-15 08:32:26     阅读次数:115

星巴克很好,但请不要「星巴克」我们

洞见国际事务评论网专栏作者/摄影:CL(利物浦大学流行音乐研究硕士 )

第八区 vs. 我

CL 回到利物浦了。

从接近市中心的学生住宅区域,搬家到邮递区号开头L8区域的我,很快地就感觉到生活产生巨大的变化。久闻L8是历史长久的黑人社群中心、且历史上好几起严重警民和种族冲突,皆在此地发生。我开始体会真正居住于利物浦的感觉。和学生一起居住,大家都是短暂寄居的,和城市的牵绊浅、各自背负自己的使命和记忆。但L8似乎有一点点不一样,我想这差异不只来自于与市中心地理距离的增加。

星巴克很好,但请不要「星巴克」我们Liverpool 8

开始和英国人一起居住、生活的我,开始喝更多的茶;而在一条许多中东、及非裔加勒比海居民的街道上,我也渐渐习惯在回家的路上,看见阿拉伯文标示的银行、以及一家又一家的加勒比海料理。走啊走的,没有半张东亚面孔。于是渐渐地明白,该怎幺样简短却精确地阐述这感受,那就是:

「我好突兀。」

走在伦敦,「大家来自世界各地、我也是外国人」的多元,是一种珍贵的体验;而刚搬家的我「大家来自世界各地,但好像不是我这种外国人」的浅浅困惑,则是另外一种。前者因着所有人都不同而自在欢庆,但后者对我来讲的那种神祕、是难得的冲撞。

社区是谁?关于音乐与社交

我搬到了另一个社区,开始了新的适应,纵然仍不真的「属于」这里。过去一年的我一直在思索一个词的意义:Community(社区),它似乎无所不在。

利物浦许多区域都市再造(Urban regeneration)计画,建商和政府不断强调是为了「社区」的利益、但也有很多人提出反对意见,说这些计画图利财团、根本不顾「社区」所需;巷口的量贩店在年终骄傲地公布这一年如何地回馈「社区」;2005年后,英国立法支持社区利益公司(Community interest company),用意是呵护地方草根文化成长的空间。(参考3000英镑的匿名情书:给亲爱的Live Music)

Community,指的是住在同一栋水泥建筑物的人群吗?还是平时交流、且彼此帮助依赖的人们?既然社区有自己的利益、需要被保护,那它似乎是一种与「全体」相对的概念、是一种「你我有别」的界线。

《L8: A TimePiece》这部纪录短片,採访曾经见证L8充满酒吧、表演场地、黑人音乐场景繁荣的音乐工作者及居民们。现在的L8,是个宁静的区域,除了一些速食、快餐店、和餐厅外,就是住宅区,几乎看不出喧哗热闹的痕迹。但曾经,这里充满不同的Live music场馆,且夜生活区域精彩无比。

一些有别于The Beatles的音乐,且深受非洲及加勒比海移民、甚至美国黑人音乐影响的乐种:Reggae、Soul、Motown、R&B,在这个地带,被社群的人们喜爱着 。而更重要的,那是人们感觉到自在,能交心、聚集、谈话的地方。这样的空间消失时,因为要满足基本生活和社交的需求,居民只能前往市中心。 或许是因为,人们始终有着属于某个群体和交通有无的需求,因此有了这些场馆;但又或许,是因为这些场馆的存在,人们对于地方的认同和社区文化的尊重,才更深刻地存在着。

片中的受访者们感叹着这些年L8的转变,他们不觉得是好的。「这里不再有黑人社群了…不再有地方让我们社交、谈天、交换想法、聊政治…」「人们曾经能很自在的居住在L8,但现在得往市中心跑、用市中心昂贵的消费水準社交…」「我们曾经有自己的音乐啊……」

星巴克很好,但请不要「星巴克」我们超市里醒目的标示 我们是谁?关于差异与细节

「我们是谁?」是一个大哉问,也是要定义「社区」最重要的核心问题。过去L8的社区成员,大多是非裔及加勒比海的移民、和移民的后代,有些人适逢The Beatles大放异彩的年代。当大西洋另一头的美国认为整个利物浦的音乐,都是由充满英国色彩、歌颂爱与和平的白人乐团组成的,L8有自己的声音,外头千变万化,但他们听着做着自己的音乐。

那,「我们是谁?」

不知道你是否也觉得,这样的话语听起来很煽情也很熟悉:我们(世界上所有的人类)是一个大社群、我们(整个台湾的人)都是一家人,「我们」应该要…?不过,那个「我们」到底是谁呢?这样感性的呼吁听起来美好和平、没有任何人被排除在外、谁都可以加入这个温馨又充满希望的大家庭。但事实上,却也可能粗暴且随便地掩盖了确确实实存在的差别,和那些差异中的重要细节。

若不去想这些小细节,生活也过得下去:人类没有听音乐的酒吧不会灭绝、个人没有社区不会因为孤独而当场死亡,但很多伟大和重要的文化资产,不也就是从这些细微区别产生的?像是音乐、艺术、语言、甚至思想、信念。

「不要星巴克我!」

纪录片的最后,导演放上了雷鬼之父Bob Marley的一句话:

我很喜欢英国喜剧电影《醉后末日》(The World’s End, 2013)里的一幕。机器人们尝试把整个城镇的人也变成机器人,电影最后,又醉又身陷险境的主角,对着邪恶机器人大喊着:"Don’t Starbucks us!"(不要「星巴克」我们!)这声又滑稽又突兀、且看来势单力薄的吶喊,却是当代社会的一个挣扎。

星巴克很方便、品质很稳定、到哪都一样,但是这份「到哪都一样」,却一体两面。以L8而言,人们不会不听音乐,但是听的音乐,却很可能变得越来越相像。因此知道「我们」是谁很重要,当哪天面临要守护或者割捨的抉择,至少知道,这个「社区」里谁休戚与共着、及要不要大喊一声「不要星巴克我!」。

星巴克很好,但请不要「星巴克」我们怎样的regeneration(再造)符合社区利益呢?

参考资料:

Cohen. S., 2012. Live music and urban landscape: mapping the beat in Liverpool, Social Semiotics, 22(5), pp. 587-603 The World’s End (film), 2013. L8: A TimePiece Liverpool 8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相关评论

申博太阳城_太阳神申博官网|实时报道周边|网站地图 申博私网放线 申博私网包杀包赢